当前位置:文库下载 > 所有分类 > 人文社科 > 哲学/历史 > 泛神论
免费下载此文档侵权投诉

泛神论

s

在诗歌《吉檀迦利》中,泰戈尔深情地向神献歌,表达了他欲与神结合的渴求。在第13首中,他说:“我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但这相会的日子还没有到来。”(冰心译)[4] 人神合一的愿望何等强烈而真挚!但是诗人笔下的神,活动于一切自然中,无所不在,无所不包。在第34首中,他写道:“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称你为我的一切。/ 只要我一诚不灭,我就感觉到你在我的四围。任何事情我都来请教你,任何时候都把我的爱献上给你。/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永不把你藏匿起来。/只要把我和你的意志锁在一起的脚镣还留着一小段,你的意志就在我的生命中实现——这脚镣就是你的爱。”[5]

试比较斯宾诺莎的经典命题“一切都在神之内”。在《伦理学》(Ethics)第一部分的命题15中,他说:“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存在于神之内,没有神就不能有任何东西存在,也不能有任何东西被认识。”[6] 通过对比可以知道,泰戈尔所说的神显然就是泛神论所说的神了。《吉檀迦利》全诗一共103章,其中第8至第36章,甚至可以称为“泛神颂”。此外,在《献歌集》第101首中,泰戈尔写道:“我的神啊,把我的身心当作玉杯,/你欲斟饮哪一种琼浆?/你的诗人在我的眼眶 /看惯了你的宇宙万象,/在我沉醉的听觉里 /你想静听你沉醉的歌唱,/我的神啊,把我的身心当作玉杯,/你欲斟饮哪一种琼浆? 我的主,你的创造在我心里 /创造无比奇妙的信息。/其中混合着你的仁慈,/唤醒我风格迥异的歌曲——/你把你融入我的形体,/在我身上欣赏你甜美的华姿。/我的神啊,把我的身心当作玉杯,/你欲斟饮哪一种琼浆?”[7] 在这里,诗人以优美的诗歌语言,表达了他对神人关系的理解:神在外部,又在内心;神融于我,我融于神。神人合一,梵我合一,天人合一,达到了极致。在两个诗节的末尾,回响着叠句:“我的神啊,把我的身心当作玉杯,/你欲斟饮哪一种琼浆?”这说明,这就是全诗的中心思想。人的身心,成了神的玉杯。这体现了神的造化工程。对于神的造化工程,由人在发问:“你欲斟饮哪一种琼浆?”这一问,犹如《楚辞》中屈原的《天问》,体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当然泰戈尔的这一问,并不是说他怀疑“主”的造化工程,那是欧洲学者式的对神存在之质疑;更不是“人定胜天”式的主观作用于客观,那时中国诸子式的对天命观的批判。泰戈尔对神的认识依然是地地道道的印度方式。泰戈尔对神的认识,与泛神论思想家们对神的认识,是大体一致的,其间具有明显的类同性。正如黑格尔所指出:“斯宾诺莎的体系是提高到思想中的绝对泛神论和一神论。斯宾诺莎的绝对实体根本不是有限的东西,不是自然界。”[8] 不过,泰戈尔在强调泛神的同时,亦即承认神的普遍存在的同时,还强调泛爱,强调人对大自然以及对人间事物的普遍关爱。泰戈尔对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对黑暗势力,固然进行过坚决的斗争,但是他的斗争是以坚韧不拔见长而不是以激进著称的,他没有西方经典泛神论思想家们那样猛烈的愤世嫉俗的倾向。纵观其一生,泰戈尔能够与自然、社会和人们和谐共处,他并没有遭受过社会的严厉谴责和重大迫害。因此,泰戈尔和西方泛神论思想家们之间,也存在着思想倾向上的歧异的一面。

四、泰戈尔小说创作中的泛神论倾向:与爱留根纳相比较

泰戈尔的小说创作,虽然不及其诗歌创作那么辉煌,但是成就也是极其可观的。短篇小说的创作几乎贯穿了泰戈尔的一生。《泰戈尔全集》将其短篇小说编为两卷共八十四篇(第9卷收入五十一篇,第10卷收入三十三篇)。泰戈尔的短篇小说广泛地反映了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印度的社会现实,中心主题是描写印度人民反对殖民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由于中国人民与相同时期的印度人民的命运相近,中国读者阅读泰戈尔的短篇小说的时候,往往倍感亲切。泰戈尔有中

第1页

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泛神论

(下载1-7页,共7页)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