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库下载 > 所有分类 > 试析作为文化工业的大众文化—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述评
免费下载此文档

试析作为文化工业的大众文化—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述评

试析作为文化工业的大众文化—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述评

论文关键词:文化工业大众文化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论文摘要: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工业批判以恢宏的学术视野精辟地分析了以媒介组织及媒介产品为代表的大众文化与社会的关系,发人深省也更有说服力,他们的现论出发点是通过哲学,社会批判将人类从奴役状态中解放出来,这种学术资态值得我们尊重,当然这种理论也存在明显的不足。在庞杂的批判理论体系中,以1922年在德国成立的法兰克福大学社会研究所为标志的法兰克福学派堪称其理论源头,该学派的代表人物阿多诺、霍克海默、马尔库塞、洛文塔尔等人在不同时期均对作为媒介组织的文化工业和大众文化表现出了浓厚的研究兴趣,他们的研究成果也被传播学大师拉扎斯菲尔德称为最早的“传播批判研究”。作为以社会哲学为主要研究方向的批判理论的一部分,这种传播批判研究同样不仅“关注现存的生活方式已经制定的目标,而且还关注人类及其所有潜能,……它的目标在于把人从奴役中解放出来。该理论通过对传播过程、媒介产品、传播体制的批判性分析,揭示西方现代社会利用大众文化进行社会控制的实质,并希望能按照理想模式改造社会。同是现代主义大众文化批判的组成部分,在强调大众文化的力量和历史的悲观主义方面,法兰克福学派和英国的阿诺德及利维斯学派有相似之处,所不同的是后者认为大众文化代表着一种对理想社会及文化的威胁,而前者则认为大众文化所产生的影响刚好相反,它是对社会实施控制、维护现存体制的一种手段。在法兰克福学派看来,大众文化并非源自下层民众,也不是民众自然而然的经验表达,更不能为民众自享,满足自身的需要。大众文化是从上到下强加给民众的,看似为大众量身定做,实际上是渗透了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欺骗大众的工具,是稳定工业社会生产的“社会水泥”。为避免引起误解,法兰克福学派把大众文化改称为文化工业。文化工业反映了资本主义工业化对文化领域的渗透,它虽然提高了信息传播的效率,却降低了文化标准,使文化产品趋于标准化、商业化,它不再关心文化生产的审美价值和批判功能,只注重经济效益,文化工业与利益集团构成了合谋关系,旨在操纵和控制社会公众以强化不合理的现存社会秩序。在统治集团掌控的国家里,隶属于统治集团的文化工业自然也为国家所控制,成为国家控制社会的一种手段。与传统的极权主义国家不同,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并不是通过恐怖与暴力推行极权主义统治,而是依靠技术的进步,通过广播、电视机构、公关广告公司、印刷出版部门等媒介组织即文化工业实施更为有效的社会控制。文化工业并非真心服务于社会大众,阿多诺说,“文化工业虽然无可否认地反思过它所针对的成千上万的人们有意识和无意识的状况,但大众却不是主要的,而是次要的,他们是被算计的对象,是机器的附件。与文化工业要我们相信的不一样,消费者不是国王,不是消费的主体,而是消费的客体”。文化下湘是操纵公众的社会控制机制,它是通过文化工业对社会的意识形态控制来运行的。意男态批判是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扎睽的核心内容,而文化工业凝聚了统治集团的意识形态,是意识形态合法化的工具,对文化工业虚妄意识的揭示在法兰克福学派意态批判中占有重要地位。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笔下,意识形态是指占统治地位的政治力量维持的一套骗人的思想,它掩盖了社会和政治活动的真正动机,“意识形态不真实,是虚假意识,是谎言”文化工业就是以欺骗的手段,制造虚假意识压制个人愿望,形成一种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以维持既定社会的存在。文化工业的意识形态控制首先是通过制造虚假需求来实现的,马尔库塞在他1964年出版的《单向度的人》一书中认为人类的需要有真实的需要和虚假的需要之分,所谓虚假的需要是指“为了特定的社会利益而从外部强加在个人身上的那些需要”,“现行的大多数需要,诸如休息、娱乐、按广告宣传来处世和消费、爱和恨别人之所爱和所恨,都属于虚假的需要这一范畴之列。特别是广告经常以“快乐”、“舒适”、“无忧无虑”、“最佳选择”等诱人的广告语“不断地向消费者许愿来欺骗

消费者。它不断地改变享乐的活动和装满,但这种许诺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兑现,仅仅是让顾客画饼充饥而已。需求者虽然受到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的招贴的诱惑,但实际上仍不得不过着日常惨淡的生活”。“文化工具不是强化愿望,而是压抑愿望。因为文化工业虽然不断地刺激人们的愿望,如希望自己赤裸的上身能穿上运动健将的

第1页

我要评论

TOP相关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