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库下载 > 所有分类 > 对柯布西耶的Garches别墅理性之分析
免费下载此文档侵权投诉

对柯布西耶的Garches别墅理性之分析

通过对柯布西耶的Garches别墅的形体上和数学模数上的分析,指出柯布西耶在设计过程中的理性成分,阐述了设计过程中理性的重要性,并体现了建筑体量感性中的理性。

对柯布西耶的Garches别墅理性之分析

© 1994-2010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wenkuxiazai.com

文章编号:100926825(2005)1620015202

对柯布西耶的G arches 别墅理性之分析

收稿日期:2005204228

作者简介:王凯夫(19792),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2003级在读研究生,上海 200092

王凯夫

摘 要:通过对LC 的G arches 别墅的形体上和数学模数上的分析,指出LC 在设计过程中的理性成分,阐述了设计过程中理性的重要性,并体现了建筑体量感性中的理性。关键词:透空空间,匀质,数学性,模数,理性中图分类号:TU201.1文献标识码:A

  柯布西耶(LC )在1927年为Micheael Slein 夫妇建造的位于G arches 的住宅,是20世纪20年代后期设计的两栋别墅中的一栋,该建筑是LC 对建筑尺度把握的一个良好范例。这也是LC 在1926年就自己的住宅设计提出的新建筑的五个特点后的一栋代表性住宅。

从构思出发点上,G arches 别墅是基于一个单纯的体块,将体块的一角切掉,把伸出来的地板作为露台,并由此通过室外台阶与地板相连。室外台阶与转角处的切削使立面成为非对称,同时,台阶的斜线将动感带入了立面构图中。而露台与起居室之间也没有采用大面积玻璃,使得起居室与露台没有连为一体,露台本身也是一个由墙壁所包含的空间单位,这也成为立面构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G arches 别墅,露台上方的3层楼板偏向后方,形成了前面的多层透空空间,4层楼板偏向前方,形成了后方的多层透空空间,也就是说,空间在垂直方向上是连为一体的。在建筑内部,LC 也设计了多层透空空间。LC 在处理开口部位时,采用了在群墙上面设置连续横窗的方法,试图用两层水平楼板限定空间,然后将分离面插入匀质的场中产生较小的偏差和动感的意图,将多层透空空间和楼梯设置在偏离主轴线的部位而产生较大的偏心的意图。这也是LC 在处理框架结构住宅的一种惯用手法。

LC 在水平楼板上开了各式各样的开口,以保持水平、垂直方向的平衡,所以LC 的每个作品都保持相对的独立性。考虑到对屋面的处理,设计成开放的平台,这种做法摒弃了古典的坡屋面,并且以开放的平台取代了阁楼,外带屋顶花园,并用绘画和雕塑加以装饰。

另外,从建筑的体量上,G arches 别墅是8个单位长,5.5个单位宽,5个单位高。而且,在开间和进深上,这栋房子展现(和隐藏)着一种交替变化的韵律,相继出现2和1的空间跨度,共三跨。在G arches ,基本的空间跨度序列的比率为0.5∶1.5∶1.5∶1.5∶0.5,换言之,在进深方向上,通过半个单位的出挑,LC 在中央的跨度之外获得了一个狭长的空间,从而将趣味引向别处,其策略是消解和匀质化[1]。

如果说LC 的建筑是对古典建筑的完全摈弃,那应该是建筑形式上的说法,即取消了复杂的古典柱式。取消了古典窗,古典的斜屋面,而建筑的平面和立面的比例上,LC 至少传承了或者说是借鉴了古典的数学形式。G arches 别墅的模数比例与帕拉第奥的Foscari 别墅模数比例有很多相似之处,在G arches ,从前至后,基本的空间跨度序列的比率为0.5∶1.5∶1.5∶1.5∶0.5,而在Mal 2contenta ,其序列为2∶2∶1.5。数学上和音乐上的和谐是理想比例的基石,人们感到在完美的数字,人体的比例和音律的和谐之间

存在某种应合。LC 曾表达过对比例的确信。数学可以带来“令

人鼓舞的真理”,“不达到精确的事物,没有获得确信无疑的存在,就决不罢休。”如果说这就是LC 所寻找的实在,那么,这在他的建筑中,数学性并不是无可争辩的清晰。相反,那是一种蓄意的含混;因此,在G arches 别墅,几何学仅仅控制建筑整体及柱网的布局。所以,也不难理解他新建筑五点中所说的“自由的平面和自由的立面”,而且,在建筑的内部设计中,采用相对开放的空间设计,实虚空间相结合,并对家具进行了灵活设计。

18世纪末,理论的地位走向衰落。功能主义,或许是以一种极其肯定的态度重申了科学的美学观念,它具有古老然而根本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学派批评的客观价值。但对它的解释是不成熟的———结果或许能够以过程来衡量,比例明显是偶然和没有根据的。正是与这种理论针锋相对,LC 把数学的模式溶入他的建筑。这是普遍的“令人鼓舞的真理”。直到现在人们仍然沿用这个真理。

因而,无论是否出于理论上的考虑,LC 使用着数学上的标准,在G arches ,他借控制线和数字,小心翼翼地表明立面各要素

的构成关系,且在立面图旁附上了黄金分割比,A ∶B =B ∶

(A +B )。LC 以立面作为他对数学秩序的基本证明,并把立面分成四段,而并非传统的三段式,在水平方向上:基础,露台,主要楼层和阁楼,但在立面上,总会发现不止一个,至少是两个,甚至是四个引人注意的兴趣点。比如在入口立面上,有四个:上二楼的台阶,楼梯,露台和露台后的虚空间,其中有一个居于统治地位即露台;在朝向花园的立面上,这种统一被分解了,有四个地方引人注意:出挑的阳台,雨篷,出挑的小平台,入口,其中有两个居于优势地位,即出挑的阳台,雨篷[2]。

众所周知,LC 对数学推崇备至,且有时他似乎还带着相当的历史主义色彩。就他的平面而言,他至少从那些方便和舒适的理想中找到了源头,那些精心规划的洛可可旅馆,当时的社会生活背景更为完整,也更为亲切。法国,迄今为止,仍然延续着这种规划传统;因此人们往往会在巴黎美院对不规则地块的利用中发现某些元素,如果说这不是LC 的先驱,那么这些元素能够让人联想到LC 建筑中的那些极其宜人的门廊和小客厅就是令人称奇的。LC 赞赏拜占庭的伟大和地中海世界的匿名建筑;他还带着一种纯法国式的不加掩饰的对机器的热爱。在G arches 屋面上的小亭子,同时,也是一座爱之庙和船之桥。这最复杂的建筑体量好像停泊在流水之中,所以,姑且称它为感性中的理性吧。

从几何学的角度,可以说LC 试图接近某种柏拉图式的理想别墅的原型,或许,这与“维吉尔之梦”的幻想有关;立方体的房子,作为理念的实现,也似乎能毫不困难的适合于“维吉尔之梦”

?

51?   

第31卷第16期2005年8月              山西建筑SHANXI  ARCHITECTURE              Vol.31No.16Aug. 2005

第1页

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对柯布西耶的Garches别墅理性之分析

(下载1-2页,共2页)

我要评论

TOP相关主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