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库下载 > 所有分类 > 人文社科 > 文学研究 > 隐约的悲剧意味——凌叔华和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比较
免费下载此文档

隐约的悲剧意味——凌叔华和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比较

凌叔华和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透出隐约可见的悲剧色彩。她们平静地叙述着人生的悲剧故事,透过普通人物的平凡生活去展示社会、文化和人生的真实底蕴与悲剧意味。她们用一种理性的节制,含蓄地写出了同时代人的心灵,自然而没有突兀感。相对来说,凌叔华的小说,是在人生的悲哀中寄予她对时代和文化的感叹,而曼斯菲尔德的小说,则是在现实与梦境的交接处挖掘生命本体分

The r s ar hl o y Re e c 芋嘲棚嘲麟埋潮豳锇麟忧 I

隐约的悲剧意味 凌叔华和凯瑟琳 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比较 陈寿琴 (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重庆合川 412) 0 0 5

摘要:凌叔华和凯瑟琳 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透出隐约可见的悲剧色彩。她们平静地叙述着人生的悲剧故事, 透过 普通人物的平凡生活去展示社会、文化和人生的真实底蕴与悲剧意味。她们用一种理性的节制,含蓄地写出了同时代人的心灵,自然而没有突兀感。相对来说,凌叔华的小说,是在人生的悲哀中寄予她对时代和文化的感叹,而曼斯菲尔德的小说,则是在现实与梦境的交接处挖掘生命本体分裂的痛楚和人生的悲剧性意蕴。

关键词:凌叔华;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短篇小说;悲剧意味

中图分类号: 15 0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 1 O— 2 8 (09 1 - 0 - 0 02 59 20 ) 8 1 2 2 7

中国现代女作家凌叔华和新西兰女作家凯瑟琳 曼斯菲尔德( ahr e K tei Mased的短篇小说呈现出隐约可见 n nf l) i的悲剧色彩,只不过她们都用人道主义关怀去表现这日常生活中似无实有的悲剧,强了小说的理性色彩;加她们用女性温和的笔触进行创作,便弱化、淡化了作品中的悲剧性意味,使小说更耐人寻味。 “五四”女作家凌叔华,以和缓的叙事节奏演奏着一曲哀婉而空灵的动人曲子,以平和淡远的笔调批评现实人生或者历史因袭的灰暗面,或进行“道德批判、文化批判”㈨,展现出文化转型期的侧面风貌 .她在习以为常的文化中看到了悲剧因素。她对笔下的人物没有任何尖刻的批评和辛辣的讽刺,而只是带着一种“悲悯”的态度,和而冷静地温叙述他们平凡的生活,去展示社会、文化和人生的悲剧意蕴。沈从文先生曾这样评价凌叔华的小说,作者在自己“所生活的一个平静世界里,到的悲剧,看是人生琐碎的纠葛,是平凡现象中的动静,悲剧不喊叫,呻吟,这不只是‘默’”1沉。【 2 凌叔华《绣枕》中的大小姐呕心沥血制作绣枕 .因为她希望用绣花针绣出自己的幸福,出自己的未来。两年之绣后,大小姐才从下人张妈的女儿那里偶然了解到那对绣枕的下落。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花 .

半年功夫绣成的绣枕在『送到自家的当天就被一群酒客玷污了。污秽的呕吐物 .残酷地践踏,这就无情地踏碎了大小姐心中的美梦,而她内心难言的悲戚只化作了“默默不言”摇了摇头”深闺”和“。“ 的大小姐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的行为和价值取决于她闺房外的男性世界。绣枕》《的字词之间渗透着浓浓的悲剧意味。 《中秋晚》中敬仁太太把夫妻失和的原因归于丈夫中秋节没有吃团鸭。女主人公用迷信禁忌这种仪式化的意识 J2 7

来解释夫妻之间的情感,这就预示了他们的婚姻也必将会是一个不和谐的存在,必会是一个悲剧。小说结尾时敬仁太太还认为自己不幸是“中注定”。为此,命的我们知道女主人公的悲剧命运是她个人迷信造成的悲剧,也是封建传统文化的悲剧。《有福气的人》中的章老太太的一生里,她见过阔气的排场、她蔑视新式的结婚礼节,她大度地对待丈夫的几房妾,她应该是旧时代封建女性的典范。可是“仅仅一天之间她已由子孙满堂的福气人、德才兼备的受爱戴的家庭权威,这样一个被别人也被自己尊重的位置上突然坠落下来,了被儿媳们欺骗和剥夺的对象。”成作者以矛盾而复杂的情感,以悲悯的态度去温和地揭示“同一性别的个体在整个历史中遭受的命运,毕竟是惟有女性才可能体 验的一种挫败——悲剧” 3。[ 1

《中秋晚》《、有福气的人》等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就形象而言,她们是难以让人同情的,因为她们几乎都是毫无个性、毫无追求的庸常女性。“她们的谈吐、境界、悲痛、苦恼是如此平庸,以致谈不上是悲剧,她们的心胸天地是如此堕落、狭少,以致毫无价值。似乎这些太太没落的、狭小的庸俗心理比起男性社会中的市侩更令人不屑一顾。比男人的庸俗更庸俗的生存暗含着女性自身未经描述的悲剧或悲哀。她们在改造国民灵魂、尚人道的时代是如此可鄙,崇 因此也如此可悲。”1[ 4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凌叔华的小说完全可以列入国民性批判的传统。

更有时代色彩也更发人深省的作品是《小刘》转和《变》小刘》。《写一个具有一定新思想的女孩后来自觉认同传统的伦理道德文化,了一个平庸、成为琐碎的母亲。小刘是个颇有些新思想的新女性,因此她的沉沦更具悲剧性意味。《转变》中的宛珍原本

是个自强不息的女子,不满包办婚姻而主动提出退婚,然后努力工作还钱。可后来她还是

作者简介:陈寿琴( 96 )女, 17-,匹川安县人。文学硕士,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 文学。

隐约的悲剧意味——凌叔华和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比较

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